继承家族回忆的百家被

我来自雪兰莪巴生。我在家里从小就听着裁缝剪的声音长大。耳濡目染之下,渐渐地对裁缝这个行业有了兴趣,也从事了服装设计相关领域。就在2017年,经常制作百家被等的姑妈再也无法继续制作。我做了一个决定,回到家乡传承姑妈百家被的手艺。完整故事 >>